_1_img_750_h

蔡卓妍, 鋼管舞, 穿搭 è”¡å“妍

藝人蔡卓妍(阿Sa)主演英皇新片《非分熟女》近日宣布將「衝擊」荷蘭亞洲電影節,靚女演技備受肯定。戲中阿Sa扮演與丈夫性生活不協調至婚姻破裂的中女,碰上「廚師」吳慷仁引發激情,從而衝破心理障礙。阿Sa對拍檔吳心慷仁讚口不絕:「我遇過有啲拍檔只係嚟開工同搵錢,但佢係想拍好部戲,加咗好多心機落個角色,我好尊重佢。」二人的情慾戲「發生」在廚房。問到因合作而初相識的他們有否感到尷尬?阿Sa坦言:「場戲接近中尾段先拍。成套戲拍咗1個月,我放得1日假,但都攞埋嚟幫呢場戲試位。廚房環境好逼,好臭,我要瞓喺鐵櫃面(演戲),工作人員幫我重要部位黐晒膠紙,硬繃繃,相信佢摸我都冇感覺,大家零尷尬,因為都只係想盡快完成拍攝,唔想再受罪!」

英皇電影《非分熟女》被視為蔡卓妍(阿Sa)繼《雛妓》後,又一挑戰自我的突破之作,阿Sa直言每次拍戲均會全情投入至筋疲力盡,這次亦不例外,尤其跳鋼管舞一場,直呼有血有汗:「練習了好一陣子,拍攝時高度集中,腎上腺素升到好高,當時冇感覺,後來先發現腳趾瘀晒、腳甲流晒血,十指痛歸心!」

Image with no description 

電影中阿Sa因丈夫得不到性滿足離去,而她亦去學鋼管舞來踏出解開枷鎖的第一步。

電影《非分熟女》獲外地多個影展提出參展邀約,首個落實的影展,是今年三月揭幕的第十二屆荷蘭亞洲電影節,並獲選成為閉幕電影。電影最近亦舉行了多場傳媒試片,阿Sa在戲中的大膽演出非常破格,有機會問鼎影后的聲音愈來愈多,認為這是她繼《雛妓》後,再一次挑戰自己的野心之作。

Image with no description

阿Sa在戲中有很多突破,為有最好的效果全神貫注,受傷了也不察覺。

阿Sa說:「觀眾喜歡這部電影我是開心的,這部戲我已付出很多,用盡百二分的力氣來演好這角色,獎當然恨攞,今時今日攞到當然好,但無獎也不會放棄,我會一直努力到八十歲、九十歲,終會攞到終身成就獎和專業精神獎的。」

Image with no description

飾演心儀阿Sa的宅男林德信,接受阿Sa的邀請,面對女神的挑逗,他被嚇到中途離場。

阿Sa在戲中除了與吳慷仁全裸演出情慾戲外,她還有浴室自慰的場面,更演出一幕極盡挑逗的鋼管舞,今次真係為攞影后跳到出血,她說:「作為一名演員,我進了這一行已經十八、十九年了,愈來愈清楚自己實在很喜歡演戲,很希望能成為一個很好的演員,若要成為一個好演員,就需要挑戰不同的角色,在這部電影中只是剛好這個角色有這個需要。跳鋼管舞是很難,需要很大的體力,要拍跳鋼管舞那一幕其實也很辛苦,戲中不需要我跳到好叻,事前上了幾堂課,之前上課時沒有瘀傷,反而到了正式拍攝後,第二天整條腿都佈滿瘀傷,而且是黑色的,跳舞時穿的舞鞋鞋跟非常幼,拍攝時沒有感受到痛楚,但事後才發現腳趾公都流血了,原來自己踩傷了。」

有望再角逐影后

談到今次演出受關注,有可能入圍角逐金像獎影后,阿Sa卻謙稱:「得唔得獎隨緣啦,咁我梗係想喺自己成長嘅地方獲得肯定嘅。不過我細個嘅時候,身邊嘅同輩志願係選港姐,我3歲就好有表演欲,志願係做香港嘅好演員!」

拍完《雛妓》陷低潮

原來拍完《雛妓》後,她曾一度陷入低潮:「當時好多人都好似接受唔到我突然接演呢類角色,幾難聽嘅說話都聽過,當時我好介意人哋嘅說話,好彩我自我復原能力唔錯,加上人生累積嘅經驗,我已經唔會再介意人哋嘅蜚短流長嘞!(繼續拍多啲好戲?)依家聲帶有事,都唔知幾時好番,專心拍戲都唔錯。」

阿Sa(蔡卓妍)在新電影《非分熟女》有許多大尺度的演出,不只和吳慷仁上演廚房全裸性愛戲,還被吳浩康摸胸摸下體,近日她接受港媒專訪,提到為戲全裸,她表示:「其實推託好幾次,尤其我是童星出道,大家從小看我到現在,突然變成那樣連我自己也接受不來。」

蔡卓妍

蔡卓妍

劇情講述阿Sa是有性障礙問題的女性,飾演結婚五年,因有性障礙仍保持處子之身的熟女,其丈夫(吳浩康飾)最終因得不到滿足離她而去,面對婚姻失敗,阿Sa回到父親經營的茶餐廳,遇上新來的廚師(吳慷仁飾),最終衝破枷鎖,在烹飪的過程中發展一段充滿色香味的性愛關係,亦為探索人生更多可能性邁出一大步。因劇情需要,吳浩康對阿Sa摸胸又摸下體,她表示有做好萬全準備,「黏到好厚,所以是零感覺,我想吳浩康都是碰到好硬的東西。」其實導演起初要求「全裸演出」,但她就連露兩點都無法接受,向導演拒絕好幾次,最後才同意把重要部位全部遮住拍攝,至於和吳慷仁的廚房全裸性愛戲,她強調「這是一部戲,大家不需要太過焦點」。

《非分熟女》劇照

阿Sa因上次拍攝的《雛妓》為弱勢的女性發聲,受到外界廣大的迴響,所以才想接拍這部以性障礙為主題的電影,她也認為劇情不單只講女性,可以擴大到整個社會,「每個人在面對家庭事業和生活的壓逼,很多事想爭取卻未必能講出口」,《非分熟女》剛好就是在說明這種有口難言的苦況,她希望大眾可關注這問題。